Login / Register

Lei Muni

by admin on 2010/12/25

雷慕尼,是陈氏太极拳泰斗陈发科大师的入室弟子,曾任北京市武术协会顾问,北京市陈式太极拳研究会副会长.在晚年,雷慕尼整理一生所学,以陈式太极拳一,二路为基础,创编了《陈式太极拳三十三式》.

雷慕尼是我的太极拳老师李雨樵先生的恩师,其深得雷慕尼老师的真传,欣赏李雨樵老师演练的《陈式太极拳三十三式》视频,请点击李雨樵老师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9htjlyq

雷慕尼是湖北省武昌人,生于1911年,故于1986年,享年七十有五。

一.习武生涯

雷慕尼早年生活坎坷,3岁丧父,16岁失母,多年随伯父生活。

少年时体弱多病,后来更罹患当时人们谓为绝症的肺结核病,经常吐血,多时达到半痰盂。伯父见他身体如此虚弱便建议他弃文习武。生性好静不好动的雷慕尼万般无奈,才去投师学艺,开始了他的习武生涯。

初,雷慕尼拜当地大洪拳名家杨秀亭学习大洪拳。虽然勤勉用功但终归性格使然,兴趣了了,以至最终没有窥其门径,学到杨老师高超的外家技艺。

此后,他又跟随耿小山老师及同乡张鸿逵学习杨式太极拳。由于太极拳动静相宜,拳入易理,激起了雷慕尼极大的兴趣,至此才算真正跨入武门。

1928年,雷慕尼来到北京,进入了当时汇集北京众多武林高手的“北京国术馆”,并在国术馆高级训练班学习。他先后从师国术馆馆长许禹生学习太极拳、随刘采臣学习形意、随廖实秋学习劈挂、随许子先学习通臂、随宫润田学习擒拿、随吴彦青学习岳式散手,并学习各种器械。

在北京期间,雷慕尼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时任中州会馆教师,陈式太极拳第十七代传人陈发科先生。开始和陈发科先生学习陈式太极拳。并终于1932年春被陈发科先生收为入室弟子。在陈发科先生的悉心指导下,雷慕尼功夫日益精进,尽得陈发科先生真传。在陈发科先生所传授的诸般技艺中雷慕尼尤在功架上下了超常的心力与功夫研练,他的走架意、气、形、神浑然一体,动如脱兔,静如处子。发劲处崩弹冷脆,转换处缠绕连绵。到晚年雷慕尼的拳架更达到了动静自然,随心所欲的境界。

雷慕尼不仅在陈发科处学到精深武艺,更以陈先生为人作为心中的表率。陈发科老师为人诚笃,亟尚武德修养。当时他住在骡马市中州会馆东馆,在其中三间西屋开场授徒。每当学习开始之前,陈发科总要先以武德训勉,强调要尊师敬友、品行端正,不要好勇斗狠、目中无人。对于陈发科先生的训勉雷慕尼铭记于心,而这一切更对他以后的习武授徒都起到了深刻的影响。

二.文武双全,授拳为生

雷慕尼善武知文,酷爱书法金石并有很高造诣。抗战胜利后,雷慕尼在武昌开办金石书画社“石馨斋”,闻名一方。但时处乱世,而雷慕尼为人刚正笃厚,虽有精湛技艺但生活仍难以为继,不免四处奔波,最终于解放后辗转定居北京,以教拳为生.

1954年,雷慕尼在恩师陈发科创办的首都武术社任教;

1961年,被北京西城区体委安排到月坛公园、景山公园设点教拳,并在同年当选为北京市武协委员;

1966年,动乱突起,雷慕尼饱受冲击,不能再以教拳为生。身界六旬的他为养家糊口却要从事各种重体力劳动.在积水潭游泳场当过临时工,在街道上挖过电缆沟、运过煤、拆过城墙,挖过防空洞……这种境况一直持续到文革末期,在1973年才被体委想起并安排在在体委负责传达室。虽然身处人生的逆境,但雷慕尼淡然处之,从未中断过太极拳的研练。

1974年,雷慕尼重操拳师旧业,继续在月坛等处教拳授业。

三.传授拳艺,硕果累累

雷慕尼为人生性笃厚热诚,虚怀若谷,不事张扬。授拳时雷慕尼不厌其烦有问必答,每个动作反复演示讲解亲自示范,颇具其师陈发科先生遗范。向他求教者甚众,拳艺精深者甚多,其中:田京苗,李雨樵,戈春燕,日本人江泽一雅均出自其门下。

四.创编《陈式太极拳三十三式》

雷慕尼晚年在授拳的同时整理一生所学,以陈式太极拳一,二路为基础,创编了陈式太极拳三十三式并著书.

雷慕尼创编的陈式太极拳三十三式,转承开合,刚柔相济,脚踏四隅,拳打卧牛之地,既继承了陈式太极拳的精髓又博采众家之长。可惜这套拳得其所传者甚少(我的太极拳老师李雨樵得其真传)。《陈式太极拳三十三式》一书虽然在雷慕尼过世后得以出版,但如今已甚难得了。

 

Leave a Comment

Previous post:

Next post: